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三途川( 13 )

梦是唯一的现实

有些人哭在心底,有些人笑在心底,有些人不管哭笑都藏在心底.我以前一直是个严守情绪隐私的人.我乐于和别人分享欢乐与喜悦,却无法承认自身的恐惧或悲伤
                       --摘自Fellini口述自传
                         作者:Charlotte Chandler
[PR]
by tracts | 2007-12-18 23:40 | 三途川

对不起我抽过去了

被XQ的掐架雷到了...很好.很强大
我只想看同人文不是要看<阴谋论>...

等俺受完刺激就写文OC掉啊啊~~



中文名称:贝多芬:庄严弥撒
英文名称:Beethoven:Missa Solemnis
资源类型:APE
版本:DG
发行时间:1997年
专辑歌手:James Levine
a0095621_1423032.jpg


专辑介绍
[PR]
by tracts | 2007-10-16 01:43 | 三途川

卢奇亚诺·帕瓦罗蒂逝世

他的声音被上帝亲吻过





Laudo deum,populum voco,congrego clerum,defunctum ploro,Orate fratres!
  Requiem aeternam dona ei, Et lux perpetua luceat ei,domine!
[PR]
by tracts | 2007-09-06 23:39 | 三途川

萌倒!!!

BLEACH同人周邊─RUIN

那真不是一般的萌啊啊啊啊
RAE大人的新周边
>口<
翻来滚去
那无比华丽的视觉效果..某人看到以后马上就呈现出管不住口水的状态了
就连黑崎君手里的斩月也无比美好啊啊啊

火速预定完成||||
=w=
[PR]
by tracts | 2007-07-23 20:42 | 三途川

Hymn to Proserpine

感谢N仔的协助
TVT
大感激

More
[PR]
by tracts | 2007-05-25 01:25 | 三途川
让我爱的人不再是炮灰系列文之五:

无汗症(CP:乌尔中心,蓝葛)


捶地
我受刺激的原凶啊啊啊啊啊

OJZ
看过胸闷和我无关
请直接去找作者

让我爱的人不再是炮灰系列文之5:无汗症(CP:乌尔中心,蓝葛)
[PR]
by tracts | 2007-05-04 00:57 | 三途川

一周文章推荐


妈妈讲有些人的文字可能你不喜欢
但是这不会妨碍你爱他的文爱到死



让所有人全部做炮灰之一:瞬间崩塌(隐CP全,蓝染/银子/格林/乌尔/海燕/白哉•••阿罗中心)

作者:JOKER

瞬间崩塌<--点我到BK看

授权收藏 瞬间崩塌
[PR]
by tracts | 2007-04-24 23:08 | 三途川



让我爱的人不再是炮灰系列文之3: shallow sleep ( CP:海恋海)

注:此文••••••其实没什么,小KUSO而已•••还是请慎吧•••补一句,如果有人觉得看前面不理解的话,就从最后倒过来看好了,当偶什么也米说= =。


作者:JOKER
Baby join me in death.
---HIM---


京都四月,千重樱开得如粉如荼。
纷纷娆娆的樱雨下,红发白衣的人,对他说:
我讨厌樱花,因为它最没骨气了。你看时间留不住它就像你留不了我一样的无可奈何。
然后那个人转过身去没有再回头,红发白衣的背影渐行渐远,像电影镜头般淡出了他的视线。

志波海燕从床上一跃坐起,抓了抓昏懵的头 ,激淋淋的打了个冷战。
这种该死的文艺腔十足的梦,真是太可怕了,阿散井恋次那暴力男带着一身的幽怨色彩,他觉得脑子立刻被烧得短路,于是乎纤细的神经崩裂开来。
看来还是不行,最近对于那家伙的感觉总是非常的不对劲,又要补充了吗?他皱起眉头,默默算了算口袋里的钱,拎起大衣出了旅馆的门。

酒吧的招牌被一圈塑料松叶围起来,零星挂着泡模做的袜子铃铛型的饰件,看上去有些乱蓬蓬的。
‘太极’是酒吧的名字,字的边缘镶着蓝色的荧光灯,但是‘太’那一点上的灯坏了,在夜晚,看上去就成了‘大极’。
海燕站在招牌下哈出一口白气,跺了跺步行来而被冻得僵硬的脚,低头钻了进去。
他一面张望一面小心的避开端着盘子,只穿闪亮小短裤,裤腰里还曳着钞票的异装WAITER们,在吧台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酒吧里大部分都是青年人,他们中的有一部分被别人称之为先锋派,另一部分,据他们自己下的定义就是Queer。
他们说同性恋在这个年代早已经过时,世界应该本着大同的精神,四海一家,方才无人无我,是一种高深的境界,要得其要领则必须亲身实践。
志波海燕暂时没发现他需要找的目标,便把眼睛收了回来,然后又停留在吧台的酒柜上,15年份的Scot whisky,Dry gin ,Rum,Tequila•••除了酒外,柜子的顶端还搁着两副画,由于长期没人打理,画上蒙了不少灰尘,看上去有些古旧的色彩。
其中一副上歪歪扭扭的签着题目,叫百合树(PS偶就是故意,怎么DI),但是并没有百合也没有树,画着一根比签名还要扭曲的香烟,烟烧得只剩下一小半,烟头上气体伸展得像一颗植物,植物顶端托着两颗长像相同的女人头,一个睁着眼,眼里有血淌出,另一个闭着眼,嘴角也留着血迹。
这是我们BOSS年轻时的作品,怎么样?很不错吧?Bartender见他看着画,有兴致的样子便过来搭腔。
的确不错,你们老板看来也是个先锋艺术家呐。
还不就是,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还热情不减,所以才开了这个Bar啊。年轻的男孩点头附和到,又问,先生您想来点什么呢?推荐这里的王牌Cocktail-Kiss la boca(LA BOCA:嘴巴),要不要试试看?
海燕望去台里好说也有50来支排成一列的试管状酒器,红白蓝三色,骚包入骨,舔了舔嘴唇。
不,不用了,给我啤酒就好。
他喝下半杯啤酒时,目标带着帽子从他座位旁擦过,顺便扯了扯他的衣袖,他站起身,把酒钱和小费放进搁在台上的小银盘里,跟着来人朝男厕所走去。

注:所谓试管状和自慰器状实在相差不多,而KISS LA BOCA则还有一解,某先沉默一小下ING,一切都是艺术犯的错,继续沉默ING~。

志波海燕把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扎钱递给那个人,同时把装着那人口称质量最上乘,绝对正点的新货的小包裹揣进大衣口袋走出了味道十足的男厕所(老子是天字第一号厕所萌),为什么这种人总是无一例外的带着深口的帽子,然后把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上半截脸,或者穿着阔领的衣服,将拉链拉到头,竖起领子蒙住下半边脸,一副不见天日的样子,活像特务。他边想边离开了太极,因为他完成了来的目的,耗光了身上所有的钱。

海燕走进路边的公园,找了个饮水龙头汲了适量的水,就地坐下,地上很冷但刚从酒吧火热的气氛里出来的人并没有察觉。他解下腕上系的发绳打了个圈,套在左手上臂,低下头,用右手和牙齿勒紧绳子,血液被截流的半截手臂在光线暗淡的环境里异样惨白,青紫的筋络渐渐的浮现出来,越来越明显,暴突的顶着皮肤的脉像食肉花的根茎,死死的咬着他的血肉,针头扎进去,管中液体冒出最后一个气泡,完全没入身体,他松开嘴喘了两口气躺倒在地上,注射器随着他手腕的骤然失力掉落下来,给他疮疤密布的胳膊增添了一个新的淤斑。
他想起柜子上摆的另外一幅画,画上一个白皙的裸体男人被锁链栓在床上,男人的头发很黑很长,像被子一样覆盖着整个床一直垂到地面,只有阴茎直挺挺的从头发里探出来,床下站着另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和服,手里握着一把柄长得不像话的镰刀,漠然的看着床上的人。背景上有许多暗绿色和褐红色的麻点,像是画中黑色世界被烂出的溃疡,他觉得这画应该叫‘尸斑里的死神’。(PS偶又是故意,怎么DI)。

最新品种的上等货很对得起他抛出去的银子,效果来的既快又好。

又是太极
一张温热的嘴巴对着他的嘴粗暴的撞了一下,撞得他牙齿发疼,他抬起眼,看到了一个满头红发紧紧扎在脑后的少年人,由于头发束得有些高,看起来活像个红色的菠萝把(第四声,偶中学语文没学好所以忘了是不是这个字了= =)子,稀有品种。
你看个屁啊,老子跟人打赌打输了又不想赔钱就只好选择完成任务了,你以为老子他妈的愿意亲你啊。受害者都还没发言那个人居然先火了起来。
其实海燕想说原来你是来亲我的?原来你那也叫做亲?
结果根本没等他感慨出心里话,那红叶菠萝一甩把子,丢下他扬长而去。
无辜的人正被菠萝的无厘头弄得一阵愣神,就听见他的同伴们起哄说你那叫什么亲啊,根本不算数。
于是海燕心里顿时冒出几分英雄所见略同的知音感,然后就听见菠萝的吼声像爆炸了一样,叫你管,反正老子干过了。
随着受害者脑门上直直挂下来的一头黑线,事情不了了之。

很好,这次才对了,是吧阿散井恋次。海燕闭着眼睛,闭得很紧,因为他生怕动一下眼皮也会破坏好不容易才纠正过来的答案。


第二次遇见阿散井恋次的时候仍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如果他知道的话,收场就不会那么狼狈不堪了。
所以当他第二次看见这个稀有品种的菠萝炸药包,他甚至有几分小惊喜,觉得他们两人实在算命运的牵连不浅,不然日本那么大,凭什么我就能遇见你两次。在这里我们只能说这个叫做志波海燕的男人是个乐观大度的好青年,除此之外,也许他另一部看到他命运的直觉也还值得表扬一下。

一般来说志波海燕是非常忌讳谈起他和阿散井恋次的第二次邂逅的(我故意要少女的),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没错,如果还带着点色情意味的冲动那魔鬼就邪恶的足以把你拖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了,所以他采取从脑子里屏蔽掉这段的回避态度。

但是命运弄人,我们要说的是阿散井恋次和志波海燕之间的联系绝对不是命运的刀刃可以斩得断的,而热爱少女漫画和晚间八点档的我们给了这种联系一个很纯情又适当具备了几分桃色的词,那就是缘分。
阿散井恋次在第三次口胡的又遇到志波海燕后终于成了此人的同居人,确切的说,就是一穷二白的小流氓阿散井恋次傍上了大款,而且这款还8是一般的大,因为他傍的大款是志波家的大少爷,而大名鼎鼎的志波家我想就8必多费口舌给各位看官再介绍了吧。所以阿散井在他人生坎坷的道路上第一次睁着眼踩中了一大坨狗屎,而这坨狗屎是金子做的,硌得他脚疼了老半天,你大可以堂而皇之把他这种痛并幸福着的运气叫做狗屎运,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换种文明点的说法也可以称它做时乖命舛的。
然而跟阿散井恋次这个粗鲁野蛮的暴力男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其实比想象还要糟糕一些,甚至可以说时不时会让你惊心动魄上一把。
比如他明明不会做饭还就偏喜欢舞锅弄铲,在单纯的海燕殿下相信了某人嘘吹自己如何了得的厨艺后,满怀期待的等着要尝试一番,结果就是一把大火,几乎连志波家的地产也一并给烧了。他们两狼狈的奔逃出来,海燕饥肠辘辘的没空追究这个巨大的灾烂型过失,正要提议去哪里找东西添做一饱,结果那红头发的家伙裂嘴一笑说,还好,成果被及时抢救出来。然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和他烟熏面孔颜色差不多的鸡蛋饼,配上那口反差奇大的森森白牙,真有些难于言绘的诡异和渗人。可怜的海燕先生立刻饱的漫了出来,当然这只是错觉而已。
再比如某次志波家族开重要会议,海燕床起得稍微迟了一点点,就让恋次帮自己找衬衫打领带。他一路上被司机怪异的目光猥亵了N回,进入公司时给他打招呼的职员一个个也跟吞了苍蝇似的。于是他开始检讨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跑去厕所里一照镜子,差点当场爆血管夭折,他一身笔挺得一看就知是高级货的蓝西装下打了条红艳艳的领带(红领巾),这样也罢,顶多是个恶俗,而真正让恶俗升格成恶劣的是那件衬衫两边领口都各绣一个(哔————)的花纹,因此他本着被老头子怒K而死也要维护他帅哥颜面的原则性问题只有翘掉了重要的会议,他边走在回家的途中边朝天大骂了一句Fuck,不过他骂的真不是天而是他自己,谁让他一时糊涂忘记了某人原本就是个把太极六海当根据地的先锋激进份子,他还有什么话好说。但从此发誓再表赖床。
然而这些都不算最糟糕的,要怪就怪他自己在第二次要命的邂逅中说错了话,这个历史遗留下的原因让他要长久的承受时不时关于自身后下方部位的考验,而这威胁源于大家彼此是同道中人,男女不忌,又都是血气方刚的热辣青少年,既然屈身在同一屋檐下,焉有不礼上往来的道理,所以每当他三天两头的被某红叶兴起来压在身下的时候,他手心里都湿搭搭的攥了一兜子冷汗。还好红叶虽顶着暴力男的声名却不屑在这方面动用,一般都只是骂上几句后马上出门觅食泄火,不然他P眼的贞操是不是真能保得全,还要画上个大大的问号。毕竟菠萝那稀有的品种不是他靠小胳膊小腿就能招架的住的。(我真没RP了,丢脸ING~)

当然,他们有时候也是会配合时机的小烂漫一把的,你说什么?就这两人。切,你肤浅了吧。人家志波海燕是谁?那叫大家少爷天生的谱儿。个没见识的。= =

在他们同居生涯的第四个春天,也就是远东所在岛屿的三月尾四月头,迟钝的大少爷志波海燕的粗壮神经终于纤细了一小下,可以把这种罕见现象完全规于受一个发情季节不甚稳定的洋流影响。
他带着阿散井恋次来到京都看樱花,说实话我们一致认为京都这种古意盎然,唯美祥和的地方和这两个人,尤其是红叶的那个不太搭,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所以他有些郁闷的嘟啷说这什么劳什子花,掉得老子满身都是,烦死人了。并不停的拍打脑袋和肩膀,扑扑作响,稀有菠萝的红色把子也跟着一颠一颠的。
大少爷也被他吵得有些心烦,便上去一把捉住他到处乱挥的胳膊。
然后就听见某人又说了一句,比起赏樱花来我还是更愿意看雪。而这句极其不符合某红叶热带水果形象的话顿时把纯情的小他给煞到了,以至于他没听见后面的半句。
少爷想还是应该告诉他,虽然他们是MS委琐实则清纯的男男关系,但毕竟一起住了这么久,不说也太见外了。
于是他说,红叶,不恋次,我下月准备结婚。
哦。
和都美家的长女。
门当户对嘛。
她长得满漂亮的听说也很能干。
不用告诉我那么详细啦,说了我也没钱送你红包。
不是,那个是老头子的要求,他说可以对家族很有利。
哦?红叶终于歪过脑袋来,他说,海燕哥哥啊,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呢?其实用不着费力解释的,我又不是你那个。他说话的时候乜斜也一只眼,另一条眉毛则挑得老高。样子实在看起来很歉扁,但敌不过他意味十足的语气。
单纯的海燕少爷被噎得怔了一下,随即就被红叶粗鲁的拍醒,哈哈~逗你玩的啦,真是经不起挑逗啊,不过话说回来你那副样子很是可爱哦。
是么,是这样的么?
我说海燕哥哥,你在担心什么啊?我不会妨爱你们夫妻性福的,等回去后我就搬走。红叶拧着眉心疑惑的打量沉思中的少爷,脸上表情可谓是千变万化。
那你•••我会每月汇生活费给你的。海燕他想起那个耻辱的第二次邂逅红叶曾干的行当,有些担心他回去重拾旧业。
狗屁,你滚,你他妈真当老子是你养的一条狗啊。红叶被少爷一句话惹的爆发了起来。
不是,我是说•••(你是他种的稀有菠萝,某插花)
行了,我会自己谋生。红叶将火气压下了一些。快走几步,然后跳起来,张嘴对空中飘的樱花瓣狠狠的咬了一口,果然是难吃,他神色有些懊恼。
比起赏樱花来我还是更愿意看雪,起码雪比樱花好吃。而且干净爽快,沾到就化,不会弄得到处都是。
海燕看着他赌气的样子竟有些呆。算了,你又不是我小情夫,真的没动机没理由老养着你啊。他想。

他新过门的妻子都美亚子的确撑得起志波家这扇沉甸甸金子做的门面。她聪明之处在于她精明能干,但懂得把握度量,在家里又绝对是个贤惠的女人,这在物质界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中十分难能可贵。她把海燕大少爷和阿散井暴力男曾经蹂躏得惨不忍睹的狗窝打理的井井有条,根据自己的高雅的喜好养了些花花草草。而且她个人对生活的领悟不可谓不精辟。
志波海燕在结了婚后就经常喜欢玩玩失踪啊什么的,夜不规宿是他玩失踪的具体表达其中的一种。
而他极有限的在家时间,则大部分耗费在枕头上,他喜欢摸着摆在床头的含羞草,听他谨言慎语的妻子一旦开口必成格言的教诲,为此单纯的海燕少爷佩服他老婆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这样悠哉懒散的好日子,他过了整整大半年。

shallow sleep
[PR]
by tracts | 2007-04-24 22:52 | 三途川
[银一]没骨
作者:kurile


没骨是芍药的别名。

很漂亮。

a0095621_2344378.jpg


More
[PR]
by tracts | 2007-03-27 23:45 | 三途川
[海露]a drop of love 

作者:kurile

我的爱渺小且卑微。

More
[PR]
by tracts | 2007-03-27 23:28 | 三途川